返回目录|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| 特大 | | 恢复默认 | TXT下载

大结局

小说: 官道之1976 作者:想见江南

    薛向亦王丹彤父子为突破口,终于弄清了三建如何盘活的建鸿伟业。『≤頂『≤点『≤小『≤说,

    原来,三建以建鸿伟业获得的“拨改贷”为政策为突破口,获取大量资金,有了资金,建鸿伟业便可以向市里索取政策,在多领域发展。

    由此,三建便可帮着建鸿伟业牵线搭桥,引来大把投资。

    而投资愿意来,道理很简单,建鸿伟业依托政策,以及招商引资的需要,向市国资委索要大量的计划外生产资料。

    而这些生产资料,建鸿伟业也不白要,全部以计划内价格向国资委购买。

    建鸿伟业肯出真金白银,国资委自然欢喜,更妙的是建鸿伟业能引来外资,有投资便有政绩,地方上也欢喜。

    而外资不傻,联手建鸿伟业投资地方,自然要求获利。

    建鸿伟业给予外资获利的方式,正是那些以计划内价格购得的天量生产资料。

    外资通过缴纳佣金的方式,从建鸿伟业处将天量生产资料购走,由建鸿伟业出动货轮运输,远走海外,获取高额利润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可谓几方得利。

    政府方便引来了外资,得到了政绩。

    外资以微薄的代价,获得了稀土,钢铁,粮食等重要生产资料,走私出外,赚得暴利。

    而建鸿伟业这个中间商,左右通吃,大小皆拿,自然无可避免地成长为如今的超级巨无霸。

    查清了建鸿伟业的发家史,薛向并不伸张。而是暗中布局。

    在另一头的慕雪妃几人被引得陷入绝境的当口,行将暴露的薛向也终于发动,调动戚如生出动海军。解惑了建鸿伟业的几艘货轮。

    从中搜出天量的走私物资,大量的违禁品。

    至此,建伟宏业案发,震惊天下!

    薛向完成了在建鸿伟业的使命,可谓誉满中枢,谤满中枢。

    而建鸿伟业案发,无疑等若是抽了拨改贷政策重重一个耳光。改委面上也是无光。

    薛向在改委的日子,渐渐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,薛老三在改委本就抱着着眼天下的态度。便被冷落,他也毫不忧心。

    又数月,薛向终于走完了他在改委的最后生涯,调任江淮省武州市市长。一长大幕再度拉开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。在薛向最后的改委生涯中,安老爷子的生命,终于不可避免地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沉痛的丧事之后,少了安老爷子的遮风避雨,安在海终于迎来了仕途生涯中的第一场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在另一阵营势力的推动下,安在海在京城市委的控制力被消弱,更要命的是,其抓住的摩天工程。遭遇了撤资。

    京城第一高楼,即将面临着烂尾。

    安在海的仕途也面临着最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。薛向再度出手,盛世资本全面介入,挽狂澜于即倒。

    安在海从容过关。

    至此,安系势力和薛系势力,完成了无缝对接。

    薛向下五州三年,历任市长,市委书记,其任上,一改以往的雷霆闪电,施政越来越和风细雨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种和风细雨之下,五州实现了经济上的巨大飞跃。

    不仅实现了免费教育,还全部免除了农业税收,大大解放了五州的农村经济。

    以此同时,薛向成功抓住际遇,引入德国的芯片软件园,打造了共和国第一个科技孵化基地。

    当然,三年施政,薛向也没忘了对国企这老大难下手,其对国企的办法就两招,股份制,资产重组!

    在中枢广大学术权威口中,得了个薛卖光的恶名。

    尔后,招致中枢巡视组下五州调查。

    调查结果,惊奇地发现,五州地头无一失业工人,无一下岗职工,在这个市委市政府经常被下岗职工围攻的当下,五州出现的这一幕,实在是太罕见了。

    调查组的结果回报中枢,引起了中枢的极大重视,这次派下了副zl牵头的调查组,进驻五州。

    一番考察结束,中枢的内参文件上,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名词——五州模式。

    薛向在五州的三年,中枢人事也发生了一定程度变更。

    其中他调任五州的头一年,xx大召开,中枢老一辈同志几乎全数立位。

    薛安远进位国防委第一副,江、时两大派系全力运作薛安远进入五人小组,薛系内部人声鼎沸,赞同之见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而薛向透过层层迷雾,看到了问题的本质,力荐薛安远请辞,道理很简单。

    八七年,一九一九年出声的薛安远,六十八岁了,再干五年,也不过七十三岁,看着是不可能在继续留在局中,可薛向却知道,九二往后,老首长基本全退了。

    军内必定要留下泰山北斗,震摄奸邪,也就意味着薛安远还能再干届,在七十八岁,也就是九七年港岛回归之后,彻底退下。

    若是八七,便进了五人小组,九二年如何安排?在发展经济的大环境下,军方是绝不可能连任常委的,很明显,到了九二年,薛安远只有退下一途。

    薛向既然看透了江、时两家的想法,江、时两家的这番筹谋,自然只有落空。

    薛安远成功连任政局,未有提调!

    而这次大换届中,苦练内功的薛系也算是守的云开见月明,除了薛安远,许子干终于正位政局,出任政务院副总。

    安在海连任京城一号。

    冯京以候补政局之位,连任辽东一号。

    赵国栋正位江汉省政府一号,胡黎明由明珠市委常委、副市长调任甘省省长。

    其余,诸如公安部办公厅主任李天明。明珠市政府秘书长耿福林,辽阳市委书记黄观,花原地委书记周明方。荆口地区副专员陈光明,明珠市公安局长铁进等等,皆有相应幅度的拔擢。

    薛系嵬嵬赫赫,可谓大势已成。

    而在薛向主政武州这三年,除了政治上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,经济和个人生活上,也有不得不提的。

    经济上。自然是盛世集团。在这三年,盛世集团自然沿着经济的快车道,继续风驰电掣地奔驰着。其他业务不提,盛世电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无线传呼业务扩展到了全国范围内,0移动电话业务也正式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最值得一提的是。盛世成功开发出了汉化系统。并购了海外某家大型个人计算机制造商后,终于开始了针对共和国个人电脑领域的大进军。

    个人生活上。薛向在武州主政期间,出人意料地相遇了隐居五州的卫兰。

    两人经过这些年的感情纠葛,本已是郎有情,妾有意,这一相逢,天雷勾动地火,可谓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薛向武道之路划上了休止符。不再炼精化气,精y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三女相继怀孕。最奇妙的是,卫兰竟然最先中的,为薛向诞下麟儿。

    柳莺儿得一公主,苏美人亦得一麟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因着薛向在五州政绩显著,调离五州后,薛向转任江汉省省会黄鹤市市,以三十岁差三个月的年龄,正式跨入共和国高官之属,成了副部级高官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担任黄鹤市市委书记的竟是时剑飞。

    起因,乃是几大派系皆知薛系势大难制,必须阻击薛向,遂调时剑飞入江汉,希图打出一副王对王的对对胡。

    为配合江朝天入汉,几大派系不仅调离了盘踞江汉多年的省政府一号赵国栋,并在省委,省政府长官的安排上,用尽机巧。

    浮沉宦海十数年,薛向的眼光日渐犀利,精确地看到了几大派系在抑制薛系地一致性外,本身并不是铁板一块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省委,省政府一号的安排上,分析极大。

    换言之,江汉省新换了两位大佬,虽然和他薛某人不对付,彼此之间,也未必就对付。

    瞧准这个突破点,薛向借力打力,成功在夹缝里获得了生存。

    而抛开省委方面的争锋,在黄鹤市委内部,薛向和时剑飞的斗争,也迅速从**走向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这些年下来,时剑飞的斗争经验也趋于化境,奈何善用阴招和好大喜功的毛病不改。

    薛向抓住时剑飞的这个破绽,终于令时剑飞败北,以重大失误,黯然离开江汉。

    此后数十年,时剑飞仕途之路止步于正部,辗转偏远数。坏么缃,五十九岁那年郁郁而终于甘省一号的位上。

    两年的黄鹤市市长任后,薛向调任岭南省组织部部长。

    在这个改开大。ο蚶巫橹砍,省委副书记,省委书记。

    进而推行了一系列有着广泛而深远意义的改革。

    譬如户籍制度改革,率先从根子上,瓦解城乡二元制结构。

    商业房产改革,制度上限制涨幅,控制开发商利润,又自行组建省一级的大型开发团队,全面吸纳国营企业下岗职工。

    这一手从政治上讲,可谓妙到毫巅。

    九十年代后期,在铁腕首长的主持下,拉开了商品房时代的大幕。

    薛向深知商品房行业的暴利,而此种暴利润泽人民到底几何,在后世,他已然见矣。

    他不指望房地产商,能为民建房。

    而不求诸于房地产商,商品房从何而来,答案很简单,自建。

    薛向一手推动岭南成立省一级的大型开发商团队,吸纳下岗职工愈十万,组建了超级开发团队。

    在薛向看来,建房说到根上,不是高科技,有基本的技术储备后,说开了,也似个大规模的手工业。

    他自建开发商团队,不求盈利,只求能在吸纳下岗职工的同时,以市场的手段平抑岭南的房价。

    此招一出,岭南房价十数年未有大起大落。而薛向在岭南继续执行“卖光”政策的同时,岭南却未诞生大规模的下岗潮,为西方媒体所瞩目。被奉为通往权力顶峰的最有力争夺者。

    当然,仅靠房地产,不可能容纳全省的下岗职工。

    为此,薛向又开辟了“大改造”工程计划,依托盛世天量资金流支持,组建超级施工队,聚集数十上百万人。对岭南的交通,绿化,水利。进行了全局统筹式的改造。

    十年之功下来,岭南俨然成了塞上江南,人间天堂,成为神州大地。最壮观的一景。

    而在薛向履职黄鹤市的最后年。中枢召开了十四大,在这次换届上,五人组变作了七人组。

    薛安远毫无疑问,完成了最后一次飞跃,入主了七人组。

    许子干也消化了振华首长的余荫,进入七人组,出任政协一号,时年六十五岁。

    安在海也卸任京城一号。担任纪委一号,执掌党鞭。

    冯京也成功入局。担任津门一号。

    五年后,xx大召开,也正是薛向在岭南履职的第五个年头,因为其在岭南无与伦比的执政成绩,薛向成功入局,时年三十七岁!

    这也是薛向在仕途生涯,头一次完成对老对手江朝天的赶超。

    xx大上,四十一岁的江朝天,不过转任明珠市政府一号三年,政绩虽然显著,底蕴未足。

    而薛向则厚积薄发,终于完成了逆天翻盘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xx大召开前夕,老首长与世长辞,唯一让薛向稍稍宽慰的是,老首长见证了港岛回归,弥补了上一世的巨大缺憾。

    老首长辞世前夕,回光返照,精神矍铄,召集了仅存的三五位元老,密谈数个钟头,至于谈论什么,外人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谈罢,老首长便嘱咐南方同志召唤薛向前来,薛向方随南方同志跨入门来,老首长抬了抬手指,便再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一代伟人,阖然长逝!

    又一年,政局班子微调,薛向由岭南一号调任中zu部部长,兼任中枢党校常务副校长。

    任命由国家电视台播出的那一刹那,西方主要媒体,同一时间列出了同样的头版头条——下一个东方巨人!

    薛向主政组部期间,对组织的人事制度,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致命一刀便是,市一级以下政府一号,允许党内一人一票制选举。

    此议一出,天下皆惊,强如薛系也险些因此一议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然,撑过来最危险时刻,时间证明了这一制度,大大提高了组织的生命活力。

    再四年,也就是西元两千零二年,酝酿多时的xx大召开,待九人小组,在国家电视台上亮相刹那,整个世界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无数国内外著名政治分析家跌碎了眼镜,按照他们的分析,作为储君最强有力的争夺者的薛向毫无疑问会站在五号位置,踏踏实实待满十年,顺位接班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九人组亮相之时,时年四十三岁的薛向,稳稳站在第三位!

    其中惊涛骇浪一般的博弈,便是最精擅阴谋论的政治评论员都想象不出。

    直到半个世纪后,社会氛围再度开放,中枢档案馆公布了一段录音,这个未解之谜才算解开。

    原来,老首长辞世前,召集仅存的三五元老,留下了录音和手记,共约若是薛向在组部任上,有些了不得的创举,下一届党代会上……

    最有意思的是,录音中老首长以浓重沙哑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,“小猴子蹦跶了这么些年,受了无数巴掌,也该给颗糖果了!更何况以小猴子的才干,作十年泥塑木胎,是对人民的犯罪!”

    就此,薛向完成了最大的不可能的飞跃!

    主政政务十载,薛向主要完成了教育和医疗两项改革。

    教育上,大力推广高等技:妥ǹ蒲,为共和国培养了数以亿计的高等技工,医学等学科的专职人员。

    少而精的综合性大学,更是真正实现了去行政化,纯研究化,短短十年,共和国两座最高学府相继出现了三位诺奖获得者。

    而医疗上,薛向全面实行分区制的特大型医院建立,实现全民医保制度。

    选择教育,医疗两项入手,乃是薛向深知,当今之世,国民的小康生活目标,基本达到。

    而抑制国民消费能力和幸福程度的,无非是下一代教育和疾病健康,着力解决好了这两条,也就真正实现了最朴素的神州梦!

    十载执政,薛向的威望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,十载后的xx大上,薛向以全票当选中枢一号。

    那时的薛向,真正超脱了派系,成了共和国独一无二的巨人,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的威望已经超过了老首长,直奔开国领袖而去!

    十年元首之路,在薛向的带领下,共和国锅里蒸蒸日上,经济早已超越美帝,成为全球第一,军力更是直追美帝,因为现代化进程开启极早,加之薛向二十载孜孜以求地重视,终于结出硕果累累。

    薛向执政十年内,四夷咸服,东海扶桑更是老老实实,共和国成功驻军钓鱼屿。

    而共和国历任领袖念兹在兹的宝岛,也终于在薛向执政的最后一年,顺利回归。

    十年执政,薛向带领这个国家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,他的功勋为全国各族人民谨记!

    在薛向执政的最后一个年头里,无数中委甚至要求修改宪法,要求薛总连任。

    薛向不置一词,主持完最后一届全会,当着全体中委的面,将三枚大印交付给了当选的孙总手中,飘然远去。

    三年后,共和国天宁门城楼上,另一幅巨像升起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官道之1976写完了!

    红色风流没有了!

    红色王座完本了!

    超品公子了结了!

    我心中却不是滋味!

    为这本书,我准备了太多,也花费了太多,当然,也得到了太多!

    但是,我真的舍不得就这么完结!但还是完结了!

    大和谐时代,和谐万岁吧!

    不想说心痛了,也不想写些什么了,我太难过了!

    没看到小家伙成年,没看到小晚结婚,甚至没看到薛向和几位红颜的风花雪夜。

    还有许许多多该交代,而来不及交代的人物们!

    真的太可惜了!

    真想呕血!
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!

    罢了,罢了,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但感动长留我心间!

    下月中旬,咱们新书再会吧。
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